药二丫

生命虽短,爱意绵长。

【白夜追凶】【周关】放火

对关宏峰而言,谈恋爱如同精心策划一次绑架。

首先筛选出符合条件的对象,了解对方的身份、性格、家庭背景、生活习惯,然后选定合适的时间、地点排除一切不利条件出手,赎价往往是一生。当然,也有绑错对象的情况,那就杯具了。

不过关宏峰一向只喜欢破案,对于当绑架犯或者被害人都没有兴趣,故而青春对于他而言就是在弟弟风花雪月的日子里,认真钻研的大关、积累经验的关警官,最后成为警界精英关队长,刑侦专家关老师的光辉岁月。

弟弟什么的,说多了都是泪。

有时候关老师挺信命的,每一次关老师那个晚出生几分钟的“活泼可爱”的双胞胎弟弟捅了漏子的时候,关老师对于“命运”这两个字内涵的理解就更加深了几分。

谁让你是哥哥呢!

于是叹气归叹气,改补的漏子还得补,该背的锅还得背。但是女朋友的巴掌就不必了吧?!

不过关宏宇自打上了高中就不服他管了,不过说他几句,竟学会了胡搅蛮缠强词夺理,说话根本不按逻辑讲道理,当然,讲道理他永远也讲不过他哥。这姑且也算是一种生物进化的方式吧?

进了刑警支队后就更没有时间管进化的弟弟了。不过说句真心话,操心惯了的人一旦不让他操心反而多少有点空落落的。有案子的时候还不明显,一旦闲下来就更加明显。心情不好的人难免板着脸,还被手下调侃是“一张阶级斗争的脸”,真是没大没小!

不过这种情况在周巡来了之后就明显改善了很多。原因无他,周巡这厮和关老师他弟有着雷同的事故体质。区别在于他弟往往是神来之笔即兴发挥,让人防不胜防,周巡怎么说呢,虽然大部分人都认为此君粗暴莽撞,不过连关老师都拿不准他有多少成分是主观故意的。

幸好周巡选择了当警察,他要是去当罪犯那绝对是一个可怕的对手。

可惜关老师没有前后眼,不知道许久之后周巡也对他得出了相同的结论。

当人们开始回忆的时候,总会觉得过去真美好。而当身在其中的时候往往是一地鸡毛。

周巡这小伙儿,人长的精神,身手利落,说话有趣,学习能力强,办事靠谱,个性鸡贼,难得缘分也长,从实习警员到警队骨干一跃成为关老师的亲密搭档不过用了两年,充分填补了关老师的繁忙和空暇,反正给谁操心不是操呢!每次关老师和弟弟吵架的时候都这么想。至少周巡办事可比他弟叫人放心多了。

这一搭档恍然十年,给人一种错觉,好像可以一直这样一辈子。

可惜天不从人愿,从来发横财的少遭横祸的多。这一次天上掉下的铁饼砸中了关宏宇。

关宏峰别无选择。通知了弟弟后迅速回警队取了备用的照片,查询了服务中介,找了家最快捷的搬家公司,等着找领导吵架。

走出大门的时候他看见了周巡。“就这样走了啦,老关?”还是一幅天大的事儿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样子,捏着的烟头都快烫到手了。

“嘿,烟!”关宏峰提醒了一声。

周巡扔了烟头,冲他笑了。

“走了。”关宏峰背对着他扬了扬手,他没有回头,也知道有一道目光一直跟着他,就像这些年来的每一天,在一起的每一分钟。

一个人的眼睛往往会透露出许多内心的秘密。周巡的秘密,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之所以还能称之为秘密是因为他从来都没说过。

明察秋毫的关老师当然也不是瞎子。在从他第一次这样看他的时候起,关宏峰就晓得了。只不过那时候他想的是如何在不伤害年轻人敏感脆弱的自尊心的情况下婉拒。后来发现这厮脸厚心黑心理十分强大,于是决定直接拒绝,可是左等右等等了这许多年始终不见对方开启这一话题,等得关老师都快以为是自己误会了,始终也只见他在外围撩闲,也渐渐的也就适应了,习惯了,不再当做一回事儿了。

直到今天离开,脑子里全都是周巡的眼睛,凝望着,平视着,欢喜的,关心的,深注的。像一簇簇火焰,偷偷点亮了许久,星星点点,直到燎原。

谁说的,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被人明目张胆地暗恋了十年,直到即将成为对手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原来已经动了心,这真是再糟糕不过的情况了。

评论(4)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