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二丫

生命虽短,爱意绵长。

裂墙推荐一个精彩的沙雕脑洞文——《一呼百应》
严格考验你的腹肌承受力,笑到倒地不起,热泪盈眶。

男主,有一个百分之百会被旁白解说的buff。
男二,唯一对男主buff完全免疫的人。
反派,有一个百分之百会被不以为意的buff。

命运,让他们相遇,
作者,即将玩坑。

2019开年一笑,你值得拥有!!!
微博搜作者:七英俊
即可Get!

来呀,快活呀~

不爱抒怀伤旧句,岂能泼墨换新篇?!

沮丧的人

再不怀念过去,

再不期待未来,

过去无法挽留,

未来不会到来。

记忆无法篡改,

生活满是尘埃,

梦想何曾兑现?

命运没有安排。

静坐常思己过,

原来都是活该。

生活无法抗拒,

奈何只得看开。

是以古人相劝,

领取而今现在。

否则,你还能怎么样呢?

【原创】《伏山秘闻录》第一回:伏员外苦心求承继,伏十五失怙终败家。

警告:R18剧情道具小黄文。人物浪荡无行,毫无底线。如有不适,请读者尽快撤离。


有道是下笔千言离题万里,明明计划写的是道具数,结果写着写着变成了正文草稿,真是很无奈。

不管了,重新来过!


【正文】


延龄老人云:

万恶淫为首,百善孝为先。

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恶之家必有余殃。

话说在鹿州府伏龙山下有一户人家,主人姓伏,人称伏老汉。

这伏老年轻时赖祖上有德,也薄有家资。他爹伏老员外及夫人为人厚道,佃户长工、仆婢小厮无不称颂。只有一项不足,便是年近三十膝下无儿。老员外夫妇拜遍寺庙道观无一灵验,员外夫人广采婢妾只求有一人生养便可,老员外香火也不至于断绝。老员外辛勤耕...

我眼中的《古董局中局》???

2018的总结

年底了,大家都喜欢总结点什么,于是来跟风一下。

2018,依然是忙碌的工作,懒惰的我。

侥幸地在每一次期限截止前游过。

想写的故事又添了很多,也依然没有落实到文字。

今年有不少好电影,好剧,我很欣慰。

送走了许多人,伤怀。

有很多不幸,不公,人性的龌龊,阴暗,让人愤怒灰心。

年底又添新粮,安慰。

最大的收获,是又认识了两个优秀的演员,从他们身上,我看到了人性之美。从追逐的过程中我看见了形形色色的人,种种不同的言行理念,看到了不同的情感,看到了盲目与痴迷,也看到了诙谐与智慧。

感谢他们,感谢你们。让今年的我依然拥有希望和勇气,也期望明年的我能够总有毅力与热情,去完成我的故事。

2019,努力让世界因为我而变得更好一...

刑天(lofter图书馆大战第二季)

姓名:陈永

代号刑天

性别:男

职业:程序猿

世界观背景:未来世界

简单外貌描写:青年男性,身高178,身体削瘦,肤白无血色,相貌清秀,戴眼镜。

特殊能力:敲代码

简单人物小传:

陈永,《快穿之夹缝生存》(未发布)故事中的人物。

故事发生时27岁,是一家小型游戏公司的程序员。由于市场监管日益严格,公司面临倒闭。

爱好打游戏,对当前最尖端的真人体验系统《天堂》系列十分好奇。通过自写数据检索程序发现“天堂”的来历十分可疑,后与在游戏中结识的朋友合作发现了“天堂”实为民间科学家胡说秘密开发的程序系统。

胡说利用该系统采集网上数据牟利,在系统不断更新变形的过程中形成了“天堂”核心...

出师

炉香燃了大半,他取了一块新的放进去。

“你可以下山了。”他的老师说,“我已没什么可教给你了”。

他心中一喜,但面上丝毫不露。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弟子定不会忘记恩师授业之情。”

“好啊。”师父摩挲着他的头顶,“去吧,只一件事你要记得。”

他恭敬答应。

“出去以后,不要对任何人提起我。”

“是。”

见他去远了,师父慈和的面容露出一丝冷笑,哼,小子,笑面无常的功夫岂是常人能学的?那些老家伙们可有得受了!

山下,他悠然地骑着马,英俊的脸上也在微笑,“那香毒不知发作了没有……”

逢魔

世人在狂欢,无人知我以你为奠。

黄昏的太阳被地平线吞没,广场上化了妆的妖魔鬼怪们发出阵阵欢呼,在夜色中将面具抛上了天空。

华灯初上,妖魔四散。

早已窥伺在角落里的出租车急停在一个身姿窈窕的少女面前。女孩儿拉开车门坐进了副驾。

司机的目光不着痕迹地扫过女孩儿鼓鼓的胸脯,黑衣领口的雪肤,面具下的红唇,“小姐,到哪里呀?”

女孩儿侧首一笑,露出一口白牙,“鬼应该去的地方,当然是地狱了。”

给我片刻安宁,容我一寸哀伤。

人群里狂欢,
无人知我为哀悼、纪念。
你在天堂还好吗?
神可有抚慰你的伤痛,
使你光洁如新?
我在人间眺望,
你喜欢的人,
我喜欢的人,
幸福安康,
轩昂坦荡。
他的身上依然有光,
是能照亮我们的地方。
你还好吗,伙伴。
我并未刻意去记起你的模样。
只是我笔,我的灵魂和心,
叫我必要找个地方将你安放。
人群的喧嚣与世界共享,
善良与罪恶可堪衡量?
今天我依旧怀着向往,
描画未来的形状,
我纯然欢喜,
也不免于悲伤。
唯愿你安好,
我才能将你并这些痛苦遗忘。
你,好吗?
我的朋友,
我的伙伴,
我的另一个名字,
我永远无法结识的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