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二丫

生命虽短,爱意绵长。

晨起怀猫诗





晨起棂光尚微熹,忽对明窗思故狸。白衣灰袄对花色,瓜纹连帽倍可喜。

九窍心肝性乖猾,天公又付玲珑体。飞檐捉鼠伸爪来,白英落宿花深里。

曾是天地自养成,夏生秋长稼中匿。阿母向田时相遇,便与零食调相戏。

凛冬大寒雪非常,冻尾求存入门里。自来暖屋便不去,收藏野望扮家狸。

时我学讫久外游,阿母问讯常提起。老父因疾足不健,一日失衡摔于地。

患肢不灵苦挣扎,奈何撑墙扶不起。阿狸见状寻母来,咬却衣角唤家去。

阿母因故夸乖巧,我闻此事心戚戚。生女二十无作为,未如养猫尚得济。

辞职还家伴双亲,从此长聚不分离。我心爱猫怜不停,揉毛搓爪意未已。

恣意厮磨抱相缠,按尾投须无脾气。日扰阿狸睡不宁,夜来踏我怀中憩。

常食牛乳帽顺滑,梅瓣无声悄无迹。凭窗望远似沉思,探水偷鱼或得意。

遥逗邻犬哮时闻,偶遭厌鹊双双戏。欲出门前尾妖娆,欲归隔窗并足立。

越街对战怒如啕,馋时唤我声旖旎。衔雀于前自夸扬,待鼠门外博人誉。

相伴但觉日日长,光阴荏苒疏忽去。一日离家去不归,徒留光影长相忆。

人道相逢即缘起,未言缘去安寻觅!我今长叹空怀思,唯愿他生再遇你!


评论(8)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