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二丫

生命虽短,爱意绵长。

【楼诚】半盏清茶赊文韵,煞有其事话楼诚——评《故人长绝》

        故事的命题往往占了先机的一半,依我的脾气,这么名字就不吉利的故事一般是不看的,怕伤心。如今要推荐,诸君不想可知,理由无他,必定是因为写得十分的好,故而不以一般论之。

        更幸者,文主 @何惜一行书 太太在评论中透露本文绝非悲剧结局,于是可以放心款读,揣想所谓 “长绝”者,大概更适用于一路之上所屠无数孤狼炮灰?反正我楼诚是可以不用忧虑的。

        昨夜到今午,读罢二十章,再次感受到古人所说的“好文足以供饭下酒”是怎样一番感悟。身心都是熨贴的,伴着一点灵魂飘飘然的满足。这里没有炫技似的名言警句,作者遣词用句节制精到,历历书中人,栩栩众生相。毫端字里浅淡风流,文韵使然,句读都是享受。

        这是一个不为我们所知的故事,所有读者观众都关心的“那之后”的故事。

        故事里的楼诚毋庸置疑的就是楼诚,不管拆开还是合在一处,信然就是我们的楼总和阿诚哥,活生生地在那时代里辗转奔波,殚精竭虑。精诚勇敢地奠基、虔诚含蓄地爱恋、缱绻温柔地相互关怀赠予、竭尽所能地固守坚持,一本正经地周全大局,枕上心头地挑撩拨绕,那拔丝一般的缠绵情思带着丝丝缕缕的甜香就这样在空气中萦绕不去,间或断在苦辣余杯的酒里,尝着也是香甜。

        楼诚是命运给彼此的馈赠,也是作者给我们的馈赠。楼总一时恼了,阿诚要心疼,只道他瘦了、累了,精神又不是很好,“他不和我发脾气还能和谁发脾气呢”;楼总这边气了醋了,瞪着阿诚,心里想的是“这个人,没规矩,又可气……眼睛又圆”,顿时忍不住喷饭。又有一群女生把阿诚哥比做那白鹿,一路调戏围观,说不得楼总就该是那屹立万载的青崖了,本该就在一处的万古好风景。那似有若无的缱绻情怀,似恼非恼的关系互动,仿佛氤氲在茶香里的茉莉,芬芳缭绕,入心入脾,作者笔锋不顿流畅而书转眼又勾到了层层危机里去,一路筑就我们秀美壮丽又宏大优雅楼诚工事。

        形形色色配角们穿插其中,或真有其人,或煞有其事,读去不需辨真假,只道必有此人此事。提笔欲荐此文时,想到三毛说过的沙漠茶谚,“第一杯苦似人生,第二杯甜如爱情,第三杯淡若微风”,此山河破碎萧瑟背景下的凄风苦雨、怆痛爱怨、缭绕情思,恰如茶中滋味,入口醇郁缠绵,寻味去品既知苦涩,浅淡后意犹有回甘。

        彼既何惜一行书,这厢不拘题万里。此文好处不需多言,一阅便知。仅以旧坑里一阕小词为结:

        狼烟袭日浓云骤,魔舞乱神州。

        家国天下,儿女心肠,事事不肯休。

        此身已寄何言悔?生死莫回头!

        情仇勾斗,倾杯对酒,明月照城楼。

 

        荷于二〇一六年二月三日


评论(5)

热度(86)

  1. 受粉楼苏何惜一行书 转载了此文字
    推好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