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二丫

生命虽短,爱意绵长。

晗熏没有HE

一个真正的好人和一个纯粹的变态之间可能发生很多故事,但是三观的悖离和方法论的选择争议是截然不同的,区别了后者可以求同存异形成一定的理解,如老万和教授,而前者就只能因为误会而产生好感了。

误会是一定会解开的,事实是一定会被澄清的,把“爱”当作理由背叛自己的一切道德准则和信念、抛弃家人朋友的,是内心只有欲望的蠢物,禽兽尚且不为,更不必说一个正直的人了,所以除非另起炉灶重新设定,否则只要是基于这两个的人格底色,故事就必定是BE的。

对于有着明确自我认知、坚定的信念和意志力的人,特别是领域意识较强的男人,也许会因为暂时的原因不得不采取的忍让的态度,但是让步与屈服是截然不同的概念。

一旦输了骄傲和自信,就等同于输掉了立足的根基。折辱和酷刑只能让软弱者屈服,对于内心有着坚定信念和信仰的人,这些最多不过是外部刺激。所谓催眠并不能磨灭原本的人格,顶多算是另起炉灶,在当事人的自我意识之外建立新的行为反射,并不能算是对其本质的改变,而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却是相当于对人物性格和本质的扭曲。

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源于典型的受害者心理,由于受到迫害而产生恐惧、害怕,为了自保进而产生同情、甚至帮助加害者——这是典型的弱势思维,被恐惧所凌驾,容易受外界影响、屈服于现实和强权,以乞怜求自保,或者用假象自我欺骗来实现内心的平衡。把这种可怜虫式的思维套用在某些人身上无疑是种侮辱,如果你真的是被他的本质所吸引、为他的品格所折服,或者对其人格有最基本的尊重,就不会用这种根源于怯懦的症状去描述他。


同人表现出的是作者的内心诉求,有的人喜欢探讨灵魂,有些人喜欢探讨欲望,探讨的方法各又有不同的等级层次,最劣者也不过是物化其人来发泄自己的欲望,对人物形象进行物化、萎化、矮化。文字是一面镜子,最终照出的是你自己。


所以,即便是污,也还是污得有头脑、有意思、像那么一回事为好。

评论(23)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