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二丫

生命虽短,爱意绵长。

【盾冬】The next time

“刚刚发生了什么?”巴基有些愣愣地坐在地上,不明白自己什么时候摔倒了。
“Steve?”
然而站在不远处的好友只是看着他,反应极其冷淡。
所以说战争什么的最讨厌了,尤其是辛辛苦苦打完仗战友+好友+挚友连扶一下都不肯的时候,真是倍感辛酸哪!
于是他只好自己爬起来,主动致意,“所以,究竟是怎么了?”
然而朋友给了他一个酷酷的后脑勺:“现在别跟我说话,生气呢。”
于是懵懵然不知所以的巴基只好一路跟上去一边听一边看顺便计算着这一次Steve的怒气将持续多久。
大约两百步的时候,他停了下来,终于转过身张开手臂。
“哦,这次你气得可真不轻哪!”巴基微笑道。
“两次了,你这个混球。”Steve闷闷地说。
巴基有片刻没有反应过来,然后他突然明白了。

“你想过吗?”
有一次Steve来看他,他们坐在瓦坎达碧绿的草地上,头顶是蔚蓝的天空,白云在空中像羊群在奔跑,配合周围咩咩的叫声,简直就是另外一个世界。
“什么?”
“关于死亡?”
“无时无刻。”
“有什么结论吗?”
“完全没有。”
“知道吗?每一次战斗之前我都做好了准备。”
“没有用。”
“是啊,什么样的准备都不够,也许永远都无法准备好了。”
“你没上战场的时候,我想着如果有那么一天,那么至少我应该跟你好好告别。我连信都写好了。”
“我可没看到什么信。”
“后来我想着也许没准咱俩会死在一块儿,可以一起说说话什么的。”
“根本没有。”
“那可不能怪我。”
“我知道,我的错。”
“不,不是,那是我们决定不了的事情。我想过很多告别的话,根本没机会说。”
“太快了。”
“是啊,什么都来不及。”
“所以,下次换我。”
“什么?”
“你欠我一次,所以下次换我。”
“这种事也能可以当做约定吗?”
“那我可不管,总之,或早或晚总会有这么一次,这次一定是我先。”
“朋友,你可真讲理。那么你会说什么?”
“什么也不说。”
“喂?!”
“最多要你好好生活。”
“就这样?”
“就这样。记得吗,我说过我会一直陪着你,过去,现在,将来。”
“一直吗?死了也?”
“没错,就算死了。”
“啊哦,这可真是伟大而惊悚的友情。背后灵先生。”
“所以就这样愉快地决定了。顺便说一句,你可以叫我‘守护天使’”
“Steve?”
“这是个玩笑,听不出来吗?”
“Ok,你是队长,你说了算。”

“两次,你这个混球,跑的太快了!”Steve在他的颈边说。
巴基拍拍他的后背。
“Sorry。”他说。
“巴基,我一点都不想和你告别。”任何时间,任何形式。
“Me too。”

“Steve?”
“嗯?”
“我们还要抱多久?大家都看着呢。”
“……”

评论(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