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二丫

生命虽短,爱意绵长。

【他来了,请闭眼】(同人)预燃

李熏然于万分迷蒙之中一眼瞥见了傅子遇的脸,心里想着:“一个男人长成这样儿,真是可悲。”
殊不知被他同情的对象也正在可怜他,“心上人被别人抢走了(虽然这个“别人”是自己的好友),真是可怜。”
傅子遇虽然号称是薄靳言的御用老妈子,上管网络追踪,下管鸡毛蒜皮,但那是有理由的。对薄靳言爱的深沉(大雾)不代表对随便谁谁谁都同情心泛滥,付总既没那么清闲,也没那么无聊。不过,凡事都怕个转折,他毕竟也为薄靳言操心这么久了,一朝卸下重担竟然生出“若有所失”之感。一时察觉,不由抖了抖,“难道我居然是这么奴性坚强的人吗?”
为了摆脱这种恐怖的设定,一面庆祝自己终于解脱,顺便为新郎官挡酒,于是付总就有点喝多了。
人在倒霉的时候有个伙伴感觉总会好很多。
傅子遇是莫名失落,有人是真失落。
基于薄靳言的一贯为人,也就不难解释为什么一大堆人排着队等着灌他,当然,也基于他的一贯为人,为了避免新郎官把自己的婚礼现场搞到不欢而散,便有些许豪迈勇士不惜舍己为人,愿与诸君共谋一醉。其中代表:男方——傅子遇,女方——李熏然。
“这才叫‘爱的深沉’”呢!
傅子遇数着李熏然面前的空杯开始怀念起自己的初恋。
【谁放的《一剪梅》!】
总之,人嘛,一旦理解了,距离也就拉近了。
虽然这二位在故事里同属于男女主的正义阵营,但在本文作者抽风之前还真没什么太深的交情。不过不用担心,很快就会有了。
在诸君的不懈努力和作者暗搓搓的暗箱操作之下,刑警大队队副,号称“千杯不醉,警队之花”(谁打我?!)的李熏然终于被灌倒了,虽然他觉得自己还是清醒的,眼神还是犀利的,英姿还是豪迈的,就是地板有点软,屋子有点晃,屋里的人一个个东倒西歪,有的都要走到墙壁上去了。
酒后,这真是一个很好的理由。
看着新郎新娘光荣退场,李熏然摸摸自己的嘴角,嗯,是笑着的。然后他就看见了傅子遇,他也是笑着的,只是眼神有点复杂。对方看了过来,也不知在彼此眼中看到了什么,或者其实什么也没有,只是两个朋友即将奔赴丰富多彩的家庭生活冒险之旅,自己却被遗忘在单身太平洋的光棍之间突然升起的同理心,于是在缓缓退场的人群里踉踉跄跄地走到一起。
“还行吗?”傅子遇问他。
李熏然沉沉笑了一声“你呢?”
是男人怎么会“不行”?!傅子遇肚子里嘀咕一声“我还早着呢,人送绰号‘酒神’”!
“切!”“千杯不醉”表示听你吹!
不服吗?不服就试试?!试试就试试!
于是就试到了傅子遇的家里。
琳琅满目的酒柜。
“品种,年份,应有尽有,任君选择!”傅子遇一挥手,豪迈,大气!
“像个爷们!”于是李队赞他。
“什么话!就是爷们儿,纯的!”付总不干了。
“别的都像,除了长相。”然而李队real耿直。
于是付总怒了,“你才不像!”一把拉开衣襟,一拍胸膛:“看看咱这身材,这肌肉,男人!”
李队嗤之“肌肉,谁没有吗?”于是一把也扯开衣襟,扣子四散崩飞,都被蠢跑了。
“这才叫汉子!”然而李队不觉,坚持本人才是男子气概!于是歪楼,二人就肌肉和身材进行了详细的比较和探讨,然而并未达成一致。
李队坚持认为像他这样实战操练出来的才是真正男儿本色,健身房塑造的都是中看不中用的银样蜡枪头。付总绝不认可,必要较量个高下出来。
认真来说,论实战,付总没啥胜算,好在情况特殊,两人都处于醉虾重影世界是个旋转的玻璃球而我正在舞蹈状态,攻击力杀伤力严重降幅,打起来软绵绵,不疼却痒。于是坏了,李熏然怕痒。
付总本着一贯的实用主义精神,不管硬招软招,收拾得了对手就是好招。按住对方专奔腋下腰侧使劲,硬是把个威武不屈的硬汉李队咯吱到求饶。笑到流泪,反抗不能,真是太恐怖了有木有?!
俩人闹到没了力气,都摊在沙发上,慢慢安静下来。
许是酒意未消,傅子遇看着李熏然的眼睛,忽然就想问问他是否真的已经放下了?不在意了?忽而又笑,如果真的不在意了,又怎么会醉成这个样子!岁月留下的刻痕,也只有时间才能减轻,轻易放得下的,往往不是真心对待。
当他回想那一刻,就只能说是鬼使神差,不知道是一种怎样的心情驱使他靠过去。酒精过载,大脑停摆,人就靠了过去。事实证明李熏然确实喝多了,否则怎么也不会是乖乖地呆在那里,唇微张着,往里一探便被吸住了。
论武功,付总或许胜之不武,论吻功,哼哼。
后来付总终于承认,李队的身材,确实好。

评论(9)

热度(33)